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 网站首页 | 发散思维 | 初中数学 | 文*诗*联 | 初中学科 | 教学论文 | 家长学生园地 | 欢乐家园 | 图片中心 | 课题研究 | 
您现在的位置: 咸阳杨中平发散思维家园 >> 家长学生园地 >> 学生园地 >> 学生文章 >> 文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穿越时空的奇遇(姜晨、贺莉萍、刘颖)       ★★★
穿越时空的奇遇(姜晨、贺莉萍、刘颖)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122 更新时间:2007/1/14 17:18:04

  这是一个距离我们几千年的国家,这是一个充满神奇色彩的国家。没有人知道这个国家的存在,没有人了解这个国家…… 

“哈哈,第一次坐飞机,心里多少有些紧张,不知道会不会晕机呀,如果真那样,到时候可就糗大了!”阿影心里暗暗念道。“各位乘客您好!现在飞机即将起飞,请您系好您的安全带,谢谢合作!”广播里传来空姐甜美的声音,阿影这时才发现原来自己不会系安全带,唉!该怎么办呢!阿影看着自己周围的人从容的样子,心里暗暗埋怨道:“早知道坐飞机旅游这么麻烦,还不如搭辆三轮呢,那样既便宜,而且还能欣赏沿路风景呢!唉!”阿影不停用手摆弄着安全扣,可怎么也扣不上,而周围的人那么容易就搞定了,他觉得真有点对不起自己这十几年来所吃的国粮……   

         这时阿影的耳边浮现出一个声音:“Excuse me ! Can  I  help you !”阿影抬起头来,发现原来是一位漂亮的空姐MM在有礼貌地询问他,“Hi”,他仿佛向看见了救星一样,立刻回答到:“I need your help . I can……don’t……嗯,请问…… ……你会说中文吗?“当然”MM有礼貌地回答道。“真是,会说中文不早说,明知道我是中国人,英语很烂,还故意给我卖关子,这不是故意伤我们这些英语不咋地的中国同胞的自尊心吗?”阿英生气地说道,漂亮MM白了他一眼,便转身走了。这时,广播里又传来了声音:“各位乘客请注意,前方遇到不明黑云,请各位乘客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要到处走动,系好您的安全带。他顿时傻了眼,而就在他手足无措的时候,飞机已经以国产飞机无法想象的速度冲了过去……      

当他睁开眼的时候,周围已是烽烟四起,战火缭乱,对面不远处一员彪汉大将跨着一匹骨瘦如柴的白马正向他挥舞着狼牙棒,大叫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有没有搞错,是不是央视又重拍射雕,还请我跑龙套 !”阿影暗暗惊道。但不等他回过神来,那位大将已向他奔来。“拜托,大哥,导演还没给我台词,叫我怎么演啊!”他定睛一看,只见大将已率领千军万马气势汹汹地向自己杀来,且一边茫然的怒吼道:“台词什么东西,少给我装蒜,我征战杀场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就这小菜能唬住我,废话少说,拿命来!” 

“搞什么啊,玩真的,当我傻的啊!算了,现在情势紧急也顾不的这许多了,36计走为上,赶快逃命要紧呐!”说完,我们的主人公就立刻抱头鼠窜了……   唉,真是自毁形象啊!

书说简短,正当阿影走投无路之际,面前突然出现一泓深水潭,什么也来不及想的阿影本能似的一头扎进深水中,直到身浮半空中才幡然醒悟,自己好象是不会水的……   

接着,便是一连串的惨叫声,“哎呦”、“扑通”、“救命……   救……   ”但不一会便没了声响。

而我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这是哪儿,我在哪儿?”大街上一个身着21世纪服装的身份不明的奇怪男子发问着。大家不要误会哈,我们的主人公并没有变傻,只是暂时搞不清楚状况罢了。“天哪,这么纯净的天上飘着相同的云,这么可爱的河里游着一样的鱼,大街上竟走着一对对爱穿队服的人,搞什么啊,怎么这么多人都喜欢冒充双生哪……   我是不是鬼附身啊!”“啊,见鬼了,快逃!”叫完,阿影就奋不顾身且惊慌失措但漫无目的地冲向前方。只听“嗵,唉呦,你出门忘带眼睛了……   ”一阵刺耳的聒噪过后,阿影的面前出现了一位老学者,身着长衫,而长长的胡须因为岁月的沧桑已变为一道银色瀑布。“撞了人还敢说,算了,看在你是本相似王国第一万位游客的面子上就不和你计较了。另外,因为你是本国第一万位客人,所以我决定作你的免费导游来进行我们的优惠活动,记住,是免费的哦。”老学者文质彬彬的道来。“相似王国?”真是莫名其妙,阿影无奈,只好傻傻地点了点头。老学者推了推鼻梁上那副大的足以看清方圆n以外的眼镜,上下打量了阿影一番自言自语道:“你的上身和下身的比大约是13/4,是不是有点发育不良!”“啊,我倒!这位大爷和我初次见面竟说出这样的话,他到底有没有读过书,又或者是读书读傻了!”阿影心里暗惊到。

老学者拍了拍阿影的肩头说道:“对了,小伙子,忘了告诉你,以后叫我Q伯好了。另外还有,回家后多吃点蔬菜,不要挑食,以免自己长成畸形!我们走吧!”还没等阿影反应过来,老大爷已走了好远了。“天那!这个Q伯的速度还真是快呀!真快赶上21世纪那儿火箭的速度了,估计再练两年,光速就简写成Q了”,阿影一边跑一边小声嘀咕着。不一会儿,以小跑的速度追上了Q伯,静静地跟在Q伯身后。突然,老学者停了下来,阿影没来得及刹闸,一头栽进了老学者的怀里。阿影立刻向老学者道歉,老学者只是整了整自己的衣衫,对阿影微微一笑。“哇!好帅呀!简直是我的偶像啊!”哎,发花痴了。                          

“怡怡,宁宁,你们在干吗?”老学者询问站在路边苹果树下的两个女孩。“我们正在摘苹果哈!”,一个女孩调皮的说道:“可怎么也摘不到,怎么办?”阿影刚刚还在陶醉,一听这话立刻积极了:“让你姐姐试试。她可比你高,也许能摘到啊。”“Q伯,这小子是哪来的,是不是偷渡来的啊,怎么不懂规矩啊?”听到这话,高个子的女孩一本正经道,说完,姐妹俩都笑了,阿影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跟着笑了,却只有老学者板着那张板转脸……   

 

一阵哄笑过后,老学者先开口说道:“小伙子,你知道她们刚才为什么笑你吗?”阿影表面上摇了摇头,其实心底早把那姐妹俩从头到脚骂了个遍。老学者笑着说:“在我们这个国家里啊,事物的长短要用比来表示。要说姐姐的身高比妹妹的身高是X X,这是我们国家语言的特色,明白?好吧,现在出道题考考你,相信等你搞懂这道题后就能明白。”阿影风头没出好,只能像捣蒜一样的点头了。老学者接着说道:“现在要想知道这树高,该怎么办?”“用尺子量呗!”阿影沾沾自喜道,“这么简单的问题也来问我。”“那如果尺子不够长怎么办?”老学者继续。“那就用长点的尺子呗!那还用我教呀?”阿影埋怨道。“那什么那,你瞅这儿有长尺子么!”老学者快被气疯了。“那……那……”,阿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笨蛋,让我来教你吧!”姐妹俩中小的开口说道:“姐姐,麻烦你去站到树影的顶端,我去拿尺子。”小女孩边跑边说。一会小女孩拿来了尺子,三下五除二的量了一下树影的长、他姐姐的身高及其影长。“喂,听着我给你讲,如果想知道树的高度, 用我手上的数据就可以。假如树高为AB,其影长为CD,那么根据成比例线段,AB/CD就等于姐姐的身高/影长,再把我手上的数据代入即可求出了。而AB/CD=X/X,我们称其为线段的比,这是我们国家最基本的语言。如果像上面那种方法:把AB/CD=姐姐的身高/影长,写作a/b=c/d的话,那么这四条线段就成比例,这是我们国家的高级的语言,也是我们鉴别家庭成员的重要途径之一。明白了吗?”“嗯,了解了”,阿影谦虚地回答道,“可是,你怎么能确定这两对线段就是成比例线段啊!”阿影有些不解。“嗨,不就因为它们是相似……   ”宁宁刚要解释,就被Q伯打断了,“这个么,过后你自然会明白,现在么,我们去另一个地方。”Q伯神秘地笑了笑,“噢”阿影回答道。“那我们走吧!”Q伯头也不回的大步流星走了,阿影耸耸肩急忙跟上,只留下怡宁两姐妹呆呆地愣在那里。“搞什么,又抢我对白,今天都第17次了,嘘。。。臭Q。”可爱的宁宁抱怨着。“算了,你好幸运了,我已经被抢二十几次了,少废话,走啦!”哈,同样可爱的怡怡。

书说简短,这一路上阿影瞧着身穿“队服”的一对对人儿们,一对对相似房屋们,别提多难受了。“Q伯啊,可以这样叫你吗?我们到底去哪啊?”哈,好奇心发作了。“不就是去衙门嘛,真是话多。”Q伯有些不耐烦了。“啊,不是吧,我可没犯法啊,你说话要负责任哪,别冤枉好人哪,我不就是小时侯…… 扼,反正那也过去了嘛……”唉,全招了。“真是受不了你!”Q伯二话没说就扯住那烦人的小子走了,“我们是去听审的,不是审你的,真是罗嗦!”“早说嘛,阿弥陀佛,无量天尊……”还真烦那!就这样,不一会,他们便来到了公堂。

“啊哦,如果说我们那儿赶集时人多的话,那这儿的人就天天在赶集喽,还都是一对对的穿着相似服装,天呐,真是有点受不了,真不知道Q伯为什么要来。”阿影小声埋怨道。“咦!是在审案子哈?只是在电视上见过,这还是和我第一次亲密接触诶!”阿影兴奋道。正在这时,只听见“哐”堂上扶尺一下,四周便立既鸦雀无声。                                  

县老爷清了清嗓道:“堂下民妇,因何事击鼓鸣冤哪?”“回大人”那位妇人道,“民妇胡氏,今天带犬儿上街赶集,因孩儿闹着说肚饿了,民妇便到街边去买些吃的,哪知这人贩竟瞅准这空当将孩子骗了去,幸亏我及时发现,但这人贩却一口咬定孩子是他的,我们便这样争执了起来。老爷,你可一定要为我申冤做主那!”妇人说完,已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恩。。恩,这个,这个。。就说你呢,长得尖嘴猴腮的这个,这个。。噢,刘二,你有何话说啊?”县老爷问道。“我无话可说,公道自在人心,无凭无据,说什么都做不得数的,您说是不是啊,老爷。”刘二冷冷地娓娓道来。嘿,拽拽的犯人。“恩,讲的也没错,这民妇胡氏,你可有证据啊!”老爷无奈的说。“当然”,胡氏扬了扬眉,眼里闪出一丝光芒,她不慌不忙地从怀里摸出一块三角形状的精致玉佩来,望着县官道:“老爷,我知道这外面世界不太平,临出门时便做了准备,将‘家庭身份证’藏在了身上,而另一块便在小儿鞋中。刚才在外面我怕有人使诈并未拿出,如今在这公堂上也就无所顾虑了,还请大人验明后为我主持公道!”“哦,你早说嘛,今年流行的这玩意,你别说还真挺灵。毕竟嘛,出门在外,早些打造一对家庭相似玉佩,就大大的减轻了鉴别家人问题上的难度啊!办案只须‘一问’、‘一验’、‘一判’,多简明啊!我们都喜欢。不都说了吗,‘今年过节不收礼啊,收礼只收相似玉佩……’。皆大欢喜啊,哈哈”。各位看官注意,老爷宣传中……哈什么,还不审案!“哦,望了正事了”,老爷刚刚清醒:“来人那,开验!”一声令下,师爷便与几个小卒搬来桌子忙活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县老爷有些不耐烦了:“咳,咳咳,我说。怎么还没好啊,不就是用量角器量上两个角相不相等嘛,这么简单的工作也要做这么久,真是的。我就说衙门这两年来综合素质越来越差了,真不知道招工的人是怎么干活的!嘘……气煞我也!”师爷可是个有眼色的人,见这阵势,忙不迭的解释:“老爷消消气,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啊,量角器不巧给坏了,这两日因为没有什么案子,所以就一直没修……扼……现在要确认六条边,自然会麻烦一些了。还请大人再等等吧。”县老爷听了这话才舒畅许多。哈,师爷得赏指日可待啦!不一会儿,检验结果出来了,师爷把它呈给县老爷,老爷看后,横眉倒竖,一拍惊堂木,怒道:“刘二,你还想狡辩吗?现在证据确凿,孩子的确是胡氏的,你还不快快认罪伏法!”刘二扑通一声摊在地上,这下可拽不起来了。“大人”,刘二哭丧着脸:“我没料到她有这一手,这下栽了……”哈哈哈哈……公堂上一阵哄笑。

     还是说说我们的主角吧。案子审完了,阿影还在回味着,“恩,真是精彩。”不经意间发现Q伯正鬼鬼地看着他,便满脸狐疑地回望着他。“我在提醒你啊,想起什么问题没有?”Q伯开口了。“哦”,阿影恍然大悟:“你是指苹果树的问题吗?这个案子一定和那个遗留问题有关吧!不然你也不会带我来这里了,对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判定两对线段是不是成比例的,一定要证明另一个名词,然后再通过这个名词的某些性质来说明成比例线段。是吗?”Q伯赞许的看了看他,示意他说下去。“经过刚才公堂上发生的那些,我推论,判定这个名词的方法应该是:两角相等、三边对应成比例、两边对应成比例而且一角对应相等。哈,没错吧!”阿影有些兴奋了。Q伯捋了捋胡须,微笑着说:“你比我想象中要聪明一些,不过,你也只说对了多一半呐!”“WHAT!不会吧,给我个面子啊!”阿影有些不解。Q伯继续微笑:“问题就出在‘两边对应成比例而且一角对应相等’上。想知道原因吗?你试着画一下啊,这种方法是有两种情况的,一是两边加角,一是边边角。那两边加角啊就没问题,但边边角啊,就不一定了。”Q伯边说着用手指在空中画了起来:“看,作角时圆弧会与边相交在两处,这样就会得到两个不同的角,它的‘脚踏两只船’啊是无法帮助我们的!所以,明白么?还有,那个神奇的‘名词’就是‘相似三角形’。”“哦,是这样啊。”阿影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不过,我还是有一点不明白,我……我……我刚刚说说‘WHAT’你都懂哎!英文啊!不是真的吧?也太夸张了啊?”只见Q伯意重深长的仰望苍天道:“小伙子,要知道,山--山,山--山,色既是空,空既是色。我又何必知道呢,就算我知道了又怎样,就算我不知道那又怎样呢,就算我知道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知道又怎样呢,就算……我还是我,你还是你,那……”省略N字。Q伯正说的不亦乐乎之际,一转身却发现听众没了,是早溜了!不由得摇摇头,叹叹气:“唉,年轻人呐。”

     阿影好不容易才脱离苦海,却见怡宁两姐妹也在人群中说笑着,便凑了过去。刚刚得到了新大陆的阿影此时自然是情绪高涨了,被冲昏了头脑,竟然……“怡宁,笔墨伺候,我要体会一下相似三角形的神奇。”唉,没搞清楚状况啊!果然……“要死啦,要我们伺候你!再说了,这公堂上也只有县老爷才可以用这些啦,真是不知死活!”嘿嘿,姐妹同心,齐力断金。但看着他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怡宁也无奈了,“算了,真是败给你了!”说着,宁宁从手上褪下一个橡皮筋,交给怡怡。“看着罢”,怡怡将手中的橡皮筋挽了个结,给阿影作示范:“将它的一端固定,另一端套上笔,用这个解将一个三角形再描一边,就可以得到与这个三角形相似的另一个三角形了!”怡怡一口气说完,阿影连连赞叹:“妙啊妙,这样画出来的三角形一定相似了。利用橡皮筋的伸缩性来保直画出相似三角形,我怎么早没想到呢?哈,这样画出的三角形是原三角形的一倍啊,不过也可以改变啊,关键是解的扎法……我还是去试试好了。”说完,阿影就兴奋地冲了出去……

    “糟了!”Q伯的一声惊呼吓坏了怡宁:“忘了告诉那小子,相似三角形是不可随便画的,只有配玉佩时才能用的!这下好了,要是被官兵看见可就惨了,皇家的禁忌啊!他又什么都不懂,哎呀,我这就去找他。只是怕为时已晚啦!”Q伯冲了出去。“是呀,怎么就偏偏这回忘了呢,只是见这小子有趣,总顾着斗他啦,可千万不要是因为我们的过失而害了他啊!”怡宁也跟着着急了,忙赶了出去。

    “果然不出所料,唉,怪我,我还是你的导游呢,没照顾好你……不过没事儿,你会平安无事的……”怡宁赶到时,只见Q伯一个人在喃喃自责,地上赫然两个硕大的相似三角形……

阿影醒来的时候,是躺在一张大而柔软的床上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出现在他眼前的第一个人竟是Q伯,此时正微笑的看着他呢。哦,Q伯旁边还站着一个人,“哎,这人真是很奇怪,身穿一身黄袍,自己又不是皇帝……这个,是想谋反吗?”阿影小声嘟囔着。

“皇上,他醒了,看来只是惊吓,没什么大事了,不用传太医了!”Q伯说道。“皇上,这个人是皇上,莫非我现在这是在皇宫?天哪!那我现在睡在哪里啊?”阿影圆睁着那双可爱的眼睛大叫到。Q伯和那人都笑了。Q伯说道:“你说的没错,他就是皇帝,你现在正躺在龙床上,怎么样?感觉如何?比你家的……”阿影还未听完就急忙连滚带爬地下了床,支支吾吾地给皇上请安,也难怪,毕竟是皇上嘛,我们都没见过这种场面的。而皇上呢并未说什么,只是说为了表示自己应尽的地主之谊,要请阿影和Q伯去游览皇宫。路上,阿影一直充满狐疑,Q伯怎么能进来呢?莫非他也是这皇宫的人?皇上怎么会对我们这么友好呢,莫非这其中有什么阴谋?还是……最终,阿影还是忍不住便询问Q伯。Q伯笑了笑,说早知他想问了,接着从腰间取出一块“ ∽”的金牌,告诉阿影自己是皇上的皇叔,至于这块金牌,那则是他们这个国家的徽标,代表皇室至高无上的权力,只有皇家人才能拥有。

“是这样啊,怪不得!”阿影不由得对Q伯又多了一份敬重。“皇宫建筑,果然磅礴大气,不同凡响!”阿影连连赞叹。“只是这样吗,那你未免太小瞧我们相似王国了!呵呵,小伙子,不要因为我是皇叔而拘谨起来啊,我还是你的Q伯,从来都没有变过!我还希望看到你身上那智慧碰撞时的神采,可以吗?”Q伯拍拍阿影的肩,赞许的注视着他的双眼。“恩,我明白,你未变,我也未变,不是吗?你一直都是我的偶像啊,我知道的。”阿影回答。怎么都有些感性了呢?真是的。“实话说吧,我总觉的这些建筑的四边有些怪怪的,但又不知是怎样怪,说不清。难道,难道是我被吓了一场,起来后神志不清啦!”哈,蛋白质发作了。“这也难怪,告诉你吧,这些房子的长宽比都是黄金比。”Q伯解释。“黄金比?”阿影还是不解。Q伯继续解释:“一点将一条线段分为两部分,如果较短的部分比较长部分与较长的部分比这条线段是成比例的,那这点就将这条线段黄金分割了。而较长的那部分就叫做这成比例线段的比例中项,它与这条线段就被称为黄金搭档了,它们的比是二分之更号五比一,也可以近似的看为0.6181,这样的比是黄金比。而又因为较长的部分是比例中项,所以它长度的平方数就等于这条线段与较短部分的乘积数,明白? ”“恩”,阿影理解的点点头。一会儿,他们来到了一个未完成的工程前,工匠们正在忙着工作。“小伙子,看看吧,这是这座‘黄金搭档’建筑的图纸呐!”Q伯递给阿影一张图纸,提醒着。“哦”,阿影有些惊喜。只见图纸上一个直角三角形被两条圆弧分割成了两部分。他拿着图纸苦思冥想了一阵,又在地上划拉了几下,蓦地站起身来。“Q伯,我明白了。这条较长的直角边是2,较短的是1,那么斜边就是更号5了, 再用卡规在斜边上卡出较短的直角边,就得到更号51了。将所有边都缩小一半,就是二分之更号51了。对吧!”阿影一口气说出了过程。Q伯点点头,示意没错。阿影挺兴奋,自己又明白了一个新的知识。

皇上国务繁忙,一会儿就走了,临走时他让Q伯带阿影去参观一下“皇室双珠”。在路上Q伯告诉阿影,“绝代双骄”也就是“皇室双珠”,又称“子母相似三角形”,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子母相似直角三角形”,另一部分是“子母相似等腰三角形”。它们各自都有一些奇妙的特征,其中的等腰三角形其实就是五角星上的一个角。

未几,他们便来到了“皇室双珠”,阿影叹道:“哈,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原来这个“子母相似直角三角形”就是在直角三角形                                        的斜边上加了一条高,而“子母相似等腰三角形” 是在顶角为36度的等腰三角形的一个底角上加了一条角平分线啊!”“妈妈没有教过你物不可貌相吗,真是的。”Q伯又一次快要被某人气疯了:“这子母相似直角三角形中隐含着射影定理,其中有三对相似三角形,而子母相似等腰三角形上的那条角平分线与另一条腰的交点把这条腰给黄金分割了呢。”终于,指点迷津了。“哦,真的吗?”为了验证Q伯说的那些,阿影在那两座塔前琢磨了好久,最终明白了那些奥妙。随即,Q老伯告诉了阿影一个神话故事:很久很久以前,太阳和月亮从空中不慎掉了下来,一位勇士便建造了这样的两座宝塔,把太阳和月亮撑住了。其中那座顶着太阳的宝塔还有一种神奇的功力,它能将太阳无论从哪个方向射来的光束都收在塔内呢!从此以后,两座宝塔便屹立在这里了,成了搭档,千百年来都未曾改变。阿影听完后非常惊奇,小声念道“真是不可思议,只知道我们国家有个日月潭,曾经是太阳和月亮的栖息地,没想到这也有它们的脚步!看来它们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啊!”“日月潭!哦,我的天那!”阿影惊呼:“我来这儿多久了,两天了吧!我要回到我们那儿,我,我,我想家了!我,我都不知是怎么来的,现在要怎么回去啊!我爸妈一定都要急死啦!我该怎么办那啊,我……”阿影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家,慌了起来。真是,早干嘛去了!“两天了,你的旅程也该结束了,你是个有趣的游客,也是我Q伯的忘年交。但对于你怎样回去,我真的无可奈何。”Q伯对阿影说道。“我知道,你也是个有趣的导游,和蔼的大伯。可现在,无计可施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好吗?”阿影神情沮丧,但终于平静了下来。“恩,去那座直角宝塔吧,那儿,是个美丽的地方,也或许,那儿对你,会有意想不到的帮助……”Q伯若有所指的说。听了Q伯的话,阿影缓缓地点点头,接过Q伯递给他的“∽”金牌来到了“子母相似直角三角形”那儿,打开了宝塔大门,将金牌还给Q伯后,便独自走进了那座神秘的宝塔……

“这儿真的好美,可我想回家,想我那舒适的家!想我的亲人!不管这儿有多美,也无法阻断我回家的脚步!我一定要回家,一定!”阿影环顾四周,回家的决心更坚定了。“既然没人能帮我,我就要靠自己了。”阿影自语:“我记得Q伯说过,我是这儿的第一万位客人,那先前的9999人都是怎样回去的呢?一定有方法,Q伯不愿告诉我,是在考验我!那又何妨,我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找到回去的方法,而且直觉告诉我,它,就在这座宝塔里!”

阳光明媚,束束光线穿过别致的宝塔。

阿影正在仔细的观查着环绕宝塔一周的几扇石门,“好奇怪的石门,都是相似直角三角形的样子,而且一半正立、一半倒立,按着顺序环成一个圆周……这……”正在猜想不透之际,阿影的目光落在了射进的一束阳光上。那束光线顺着排列有秩的石门的直角顶点一路划过,与另一条从相反方向射来的光线交于一点。阿影忙凑了过去,用手指按了按那个点,纹丝不动。“怎么会……”阿影正在抱怨,目光再次落在光点所在的一条线段上,那条线段极轻,极不易发现。“这是……黄金分割点!”阿影脑中灵光一现:“没错,就是黄金分割点!我怎么早没想到呢!”激动之余,阿影忙测出线段长度,将数据再乘以0.618,算准了那个点后,闭起双眼抬起颤抖的手指狠狠地按了下去……

“轰”,巨大的轰响声后,那道线缓缓裂开,一股强烈的气流袭来,阿影感到快要被吸进去了。耳边突然飘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哈哈,好小子,我果然没看错人,祝你一路顺风喽,小心再失踪啊!还有,那些石门叫做位似图形,至于那个点嘛,就是位似中心了,这是我最后能告诉你的了。到了你们那儿,不要忘了我哦!也别忘了帮我们作宣传,打广告,出书啊,没有广告费的啊!气死你!哈哈哈哈……”是Q伯!“QQ的伯伯,真是本性难改啊!再见喽,我会想你的!”阿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哈哈哈哈哈……”Q伯的笑声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阿影的意识也越来越弱,最终被吸进了那神秘的缝中……

不知是第几次晕后睁开双眼了,“真的回来了!”,阿影望着熟悉的环境高兴的叫道。这时,一位妇人踱了进来,“影啊,醒了,今天怎么睡得这么香啊!”是阿影的妈妈哎!“没什么,老妈!”阿影紧紧地拥住她:“只是想你了!”与此同时,阿影的心里正默默的念叨:“妈什么也不知到,什么也没发生。不知Q伯用了什么方法,不管了,我现在幸福了就好!”

阿影的故事是告一段落了,不过,下一个会是谁呢?

蓝天上,飞机正翱翔茫茫云海中……

文章录入:杨中平    责任编辑:杨中平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